Supporting IPv6 DNS64/NAT64 Networks

从6月1日起,苹果审核要求支持IPv6 DNS64/NAT64网络了。 我们服务器和客户端都是Socket编程,IPv4地址。最后参照https://developer.apple.com/library/mac/documentation/NetworkingInternetWeb/Conceptual/NetworkingOverview/UnderstandingandPreparingfortheIPv6Transition/UnderstandingandPreparingfortheIPv6Transition.html#//apple_ref/doc/uid/TP40010220-CH213-SW1,在客户端处理下即可。 需要说明的是, 在上述文档Apple给出的Listing 10-1  Using getaddrinfo to resolve an IPv4 address literal中,error = getaddrinfo(ipv4_str, “http”, &hints, &res0); 经测试,在IOS下,第一个参数为IPv4地址的情况下,第二个参数为http,ftp等常用字符串,服务器此时监听端口需改为协议默认端口才可能;或者第一个参数为域名,第二个参数为数字端口; 不支持第一个参数为IPv4地址,第二个参数为数字端口。坑爹。有两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 1) 域名+数字端口。 2) 先getaddrinfo, 再获取sockaddr_in或者sockaddr_in6,设置sin_port或sin6_port。 关于IPv6,可以参考下几篇文章: https://tools.ietf.org/html/rfc4038 https://github.com/WeMobileDev/article/blob/master/IPv6%20socket编程.md

定时器(timer)与时间轮(timewheel)

1 定时器(timer) 1.1 定时器使用场景 通常,定时是系统一个比较常用的事件。定时器要解决的问题是,隔一定时间(short-one)或者每隔一段时间(repeated)触发一个定时事件。 无论是系统还是应用,都会用到定时功能,例如, 系统层面: 屏幕刷新,TCP等 应用层面: 网络库实现的定时功能比如libuv 1.2 应用层定时器 应用层的定时通常有几种方式: 可以在某个循环(比如Windows GetMessage, DispatchMessage后面)判断时间,通常循环里可能会sleep一下,或者有类似poll,wait之类的超时设置; 借助操作系统提供的timer函数(POSIX timer函数或者windows timer消息),或者系统提供的定时任务如crond; 利用poll相关函数,借助timerfd等(linux); 数据结构方面,可以使用链表或者堆。 1.3 系统层定时器 系统定时器有低分辨率定时器,也有高分辨率定时器。 低分辨率定时器一般为毫秒级,典型分辨率为4毫秒。通常采用timer wheel实现。 高分辨率定时器可以达到纳秒级。通常采用红黑树实现。 底层使用时钟硬件(如HPET)提供的时钟中断来提供tick。 2 时间轮(timewheel) timewheel思想十分简单。想象我们的时钟,分辨率为秒,能实现从1秒到43200(12*60*60)秒的定时。然而定时轮并不需要12*60*60大小的数组,只需要用到12+60+60=132个大小的数组。 3 参考 《Professional Linux Kernel Architechure》

基于java nio的server设计

最近由于业务需要,写了一个 java server用来与我们的游戏服务器实现交互。 server只实现了最基本的功能: 维护多个长连接,发送与接收消息;连接建立及断开(主动与被动)。 在实现的过程中,最有意思的是java nio里的buffer,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设计。 java nio buffer三个主要的属性,position, limit, capacity. 通常来讲,传统的ringbuffer都会有一个read index和write index, 但buffer nio将两者统一为postion,然后弄出了读写模式切换的概念。 当从buffer里取出数据,即buffer.getXXX或者channel.write(buffer), 当往buffer里放入数据,即buffer.putXX或者channel.read(buffer), 的前后,经常要考虑模式的切换,比如调用flip,这样的设计增加了复杂性,对库的使用者带来困难(笔者才疏学浅,一直疑惑他们为什么这么设计,求高人指教),这本质上是因为position属性既要当作readindex来使用,又要当作writeindex来使用。 另外一点就是由于postion的大小不能超过limit和capacity, 导致使用的过程中经常需要compact, 每次compact会导致额外的内存拷贝;传统的ringbuffer会在writeindex < readindex在的时候才可能涉及到额外内存的拷贝。 也难怪,netty里抛弃了这种设计。

关于shadowsocks

平时其实很少使用VPN,多是Mac上SSH+Socks代理,Windows上就myentunnel+Socks代理。近来工作原因,手机上需要VPN才用的较为频繁,然而最近经常不好使了,  换了几个,一直都不太稳定,原因嘛你懂的。 于是在自己国外的VPS上搭建了一个VPN,用的是shadowsocks搭建的服务器. 客户端的话Mac,  Android , Windows应该都有免费的,iPhone上现在要花16元。 搭建好,用的是443端口。一天之后,发现不行了,然后换了个端口,现在已经流畅运行好几天了,很开心:) 一般的翻墙,通过设置浏览器http代理或者socks (5)代理就可以了。shadowsocks显然做的更多。 出于习惯,想了想这个自己弄应该怎么实现。去看了下代码,服务端用的python,几千行代码挺简洁的; 客户端需要解决的问题复杂些, 涉及到TCP/IP协议栈。

初识Erlang

最近读完了《Erlang程序设计》。 比较有感触的还是函数式语言程序设计。 (1) 变量不变。 在命令式编程的体系下,同一个函数,即便是在传入参数相同的情况下,在并行的环境的下很有可能产生不一样的输出。 变量不变给函数带来了确定性,这与数学中的函数确定性是一致的。这也就意味着函数式编程是无副作用的,因而极大的降低了并发编程的难度,我们平时提倡尽可能使用消息来通信而不是共享内存来通信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Erlang通过CSP(Communicating Sequential Processes)来降低了并行程序的难度:执行次序的不确定性,共享变量引起的竞争条件。 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一种actor模型吧。 (2)函数是First Class, 函数就是一切。 函数是First Class不仅仅是函数式语言才有的,但是这些非函数式的语言并没有把函数当作最重要的一个元素来看待。 在函数式语言中,函数作用机制非常强大,象程序的控制结构都可以用函数来实现。